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政務要聞 > 正文

政務要聞

走出影院,我記住了故事里的每一個人
信息來源: 本站原創  信息時間:2019-06-30 10:38:03 

上世紀30年代,瑞金沙洲壩村民楊榮顯把自己的八個兒子都送到了紅軍隊伍上,最后全部犧牲。

這個故事家喻戶曉。幾年前,贛南采茶歌舞劇版的《八子參軍》,被深深打動,如今,它又被搬上了大銀幕。高希希會怎樣來講述這個故事呢?

6月21日,筆者走進了影院——

果不其然,高希希導演把自己擅長的戰爭敘事用到了極致——他把整個故事放在戰場上來講述——一場接一場、環環相扣的戰斗,超過80%的戰斗場面,4000多處的炸點,震撼的特技……在這種緊張到讓人喘不過氣的氛圍中,他冷靜地敘述著——陣地上,排長楊大牛死死地拉著中彈的老五,想把他拉進戰壕,敵機來了,老趙猛地把大牛撲倒,老五犧牲了。激戰過后,楊大牛孤獨地蜷縮在陣地上,把弟弟的紅肚兜緊緊地抱在胸口,他沒有眼淚,卻讓人感到無言的悲傷。他用匕首在小臂上拉出一道口子——那上面已經有五道結痂的口子——每一道口子,都是一個犧牲的弟弟,每一道口子都讓觀眾剜心地疼……幾分鐘的敘述,簡潔而悲壯地交待了六個弟弟的犧牲。

在包扎所,大牛邂逅了八弟滿崽,叮囑他回家伺候娘。可滿崽卻找到陣地上,他要換大哥回家,因為伺候母親是長子的責任。兄弟倆爭執不下,最后一起留在了戰場。楊大牛接收弟弟這個新兵時是百般糾結的,可是,在弟弟成為一名戰士之后“臨陣脫逃”時,他追上來舉槍便射卻是毫不猶豫的——這矛盾和堅定的對比讓人有瞬間的錯愕,轉瞬又被它打動。

最感人的是兩處兄弟互相“背”的橋段:完成阻擊任務后,他們意外地發現了敵人的炮營,為使主力部隊免受損失,楊大牛決定率領全排端掉這個炮營。滿崽自告奮勇去給主力部隊報信——兄弟倆都知道彼此的危險。在分別時,弟弟躍上了哥哥的背,大牛像小時候一樣,寵溺地背著弟弟過了河——兄弟倆就這樣彼此鼓勵、彼此祝福,或者還有告別的意味……

影片的最后,大牛中彈倒在橋上,命令滿崽炸橋,弟弟拉響了手榴彈,卻沖上了橋,背起了重傷的哥哥。橋被炸毀,當銀幕上兩條紅肚兜飄起來,觀眾淚目了。

滿崽的成長是這部電影的另外一條故事線:

沒能把哥哥換回來,自己卻頂上一頂軍帽留在了陣地上。一個十八歲的普通青年,面對戰爭的血腥,他膽怯。神槍手李大山的神勇和無畏讓他受到了鼓舞,而當李大山犧牲在他面前,他再不能容忍自己的怯懦。撤退途中,發現了新的敵炮營,他主動請纓前往送信,這時的滿崽已經是一名真正的戰士。

炸橋那一場戲,是兄弟情的升華,也是滿崽這個人物塑造最豐滿生動的一筆:在橋頭綁好炸藥,滿崽在等待哥哥沖過吊橋。可是,哥哥中彈了,為了主力部隊,必須炸橋,這是戰士的選擇;可是,不能讓受傷的哥哥和橋一起葬身谷底,這是弟弟的選擇。于是,他拉響導火索,沖上橋,背起哥哥……

當年,多少蘇區青年,甚至十四五歲的少年都加入了革命隊伍……這些蘇區青年和滿崽一樣,在嚴酷的戰爭中成長,在嚴酷的戰爭中犧牲。滿崽的故事,就是他們成長的寫照。

這部電影中人物并不多,但難得的是每一個人物都是出彩的、每一個人物都有屬于自己的“高光時刻”。

楊大牛和滿崽這兩個人物無疑是打動人心的。大牛在痛失六個弟弟后,面對剩下的唯一的弟弟,內心的糾結,演員邵兵的把握堪稱精準。而在完成任務準備撤離時,面對突發的情況,他的選擇,讓人看到了一個蘇區“長子”的擔當。滿崽的塑造亦是成功的,他怯懦和勇敢都讓人感動——戰場上的成長是最殘酷的,也是最動人的。

又帥又酷的神槍手李大山,帶著幾分時下偶像劇中的“霸道總裁”的氣質,這是在紅軍題材的電影中不多見的人物類型,但是,這樣一個人物在這樣的環境中絲毫沒有違和感,反倒成為電影“圈粉”的一大因素。

善良、細心,還帶著幾分“狡黠”的老趙是這支隊伍中父親般的存在。他關心每一個戰友如同關心自己的兒子。在打通地道、鉆入地下、準備炸毀敵炮營的彈藥庫時,地面潮濕,導火索無法點燃,他爬回炸藥旁邊,鎮定地點燃炸藥,還不忘幽自己一默:“盜了一輩子墓,沒想到臨了,挖個坑把自己埋了。”這個人物會讓我們想起諸多藝術作品中的紅軍老班長,但又不同于從前那些高大上的形象,他是獨特而鮮活的這一個。

鄒有慶的標志性臺詞是:“你要給咱們排留下幾顆種子!”每一次任務都有戰友犧牲,一個排幾乎拼光了,他心疼,所以,每一次面對新情況,楊大牛為保全主力部隊,選擇以己之寡去搏敵之眾時,他總要爭辯“這不是我們的任務”,但是,即便有抱怨,他總是拼盡全力執行命令,直至拼死戰場。

我想說,高希希奉獻了一部不一樣的紅軍題材的電影,除了特技和炮火帶來的“超燃”的戰爭場面,更重要的,是一個老故事的全新表達,和一群與以往我們所見的不太一樣的英雄。


众神之王注册